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老妓故事多
老妓故事多
总栏目 > 综合专区 > 熟女小说
老妓故事多 「老婆你们都到了?」「……」「嗯。好……好好玩!过两天我就过去!」听着电话里老婆兴奋地声音,我也高兴起来。身在外企工作的老婆,每天加班没日没夜的,挣得虽然比一般白领多点,可是一对比她的那些国外同事就差了一大截,不应该说只是同事们的零头。辛苦了几年,老婆的努力终于被前来中国公司视察的老板看到并认可,在一个月前晋升为所在部门主管,之前那个压在老婆头顶的老女人被大老板炒了鱿鱼,灰溜溜的坐着经济舱回国了。老婆一下子抖了起来,手下管理着五六个老外了,工资变成了年薪,福利也与总公司等同。这不就赶上圣诞节,这是西方最大的节日,外国同仁无一例外的休假了,升职的老婆也获得了一周的假期,和闺蜜约好了去繁荣香港圣诞市场,要我一起去当苦力,我是一万个不愿意去当人形储物器的,不过也躲不过,本来就要买票了,感谢一位无名英雄,砸了我的汽车玻璃,拿走了我留在车上的手包,这回身份证、港澳通行证、护照……都需要从新办理了(包里的钱就算是给英雄的一点小意思吧),老婆等不及了,只好先走,我则可以用这几天休息休息了。

  好难熬到下班,回家吃饭,开电脑,上QQ,开视频,别误会这不是勾搭小妹-妹,这是和老婆的约定,每天要听听老婆的工作汇报(那里是我想听,分明是她要知道我的行踪)。好老婆墨迹了半小时,终于结束了通话。急忙忙换另一个号码登录,对话框刷刷跳出一堆,都是和我有联系的小美女。「哈哈~ ,哥哥我来了!」我一边自言自语,一边点开对话框看着,「老公,这几天天我要和朋友出去,暂时不上来了,有事你留言吧。亲」,一个有事了;看下一个「亲,想我没?我后天去北京了,等我到了再联系你,我爸想和你见面呢!」额?这个追到北京来了?没关系,你来了,我走,哥哥在香港等你:「再见了!他向我求婚了,我答应了,我们断了吧」真是失身节,怎么这么容易就答应人家求婚呢;再看「老公,炫舞出了几套圣诞套装……」难道除了告别就是要钱吗?就没有一个温婉贤淑的妹妹在QQ上等着我去宠幸吗?一气之下退出QQ,翻身上床,这失身节是外国人过的,哥们还是睡觉吧。

  躺在床上也是翻来覆去,没有女人在怀,不摸着咪咪我睡不着呀。想起前几天在第一会所看到个哈萨克小姐的信息,搞个少数民族不也算是和谐社会吗,想到这儿我又激动起来。嗯!就给她打电话试试。

  「您拨打的电话暂时无法接通……」难道我就这么背吗?老婆好不容易给我两天自由时间……无奈只好躺在床上数绵羊……大概数到是两万只的时候,天亮了。唉,上班吧。

  「厉害呀,看这架势昨晚上一宿没睡吧?」刚坐到办公室,财务部的老王就窜了进来,他是我的铁哥们,一起嫖过娼的,看到我的样子,一下子准确的说出我昨晚的状态。

  「那是……这算神马呀,不存在,昨天两个小妞哭着喊着求我给开苞,那血手绢……」本来想说实话,不过想来他也不信,于是随口胡诌起来。

  「你还真厉害,开苞两个,现在最少得这个数吧?」说着他比划了个手势,「就是现在真正的太难找了,都是修补的。」「我这两个可不是花钱的,哥们讲的是感情……」我随口答音。

  「越说越假了,其实就是真的处女又怎么样,一点没意思,头两天我搞了个老炮,旱路走的真他妈的爽。」「哦?这好事,不叫着我?你太不够意思了!」我佯怒。

  「那赖我吗?谁让你把手机放车上的!」「那天的事呀,那算了,不过话说回来,要不是这个贼,我现在就要赔老婆去了,哪能在这里呀!」「也对,那我把她电话告诉你,你自己联系吧……我先走了,一会儿约了人吃饭。」老王留下联系电话就急匆匆出门了,年底了,等着结账的都追着老王,谁让他是财务经理呢。

  看老王出去,我忙按老王留下的电话打了过去:「铃—喂」,这回倒是没等多少时间,「张姐吗?」「我是,你是?」电话中传来一个东北女人的声音,「我是一个朋友介绍的,想找你玩玩。」「打错了吧,谁和你说的?」这张姐警惕性还挺高。

  「老王介绍的,他前两天刚找的你!」「噢—」对方明显的想了一下,「行,你来吧!地方他告诉你了吧。」「知道,我直接过去了。」

  半小时后,我见到了张姐,她身材高挑,有些胖,不过没有什么肚子,年纪有四十多岁,半长的头发披散在肩头。脸没仔细看,我一进门,她就跪在门口,把我的裤子解开拉下,掏出我的小兄弟整只含进嘴里,不停地吞吐着。「爽」这是我的第一感觉,不愧是老王介绍的,完全没有齿感,每一下都可以插到最深处,我那已经涨起将近20厘米长的鸡巴,完全进入她的口中,她的头在不停的动着,不像其他小姐在口活的时候还要手去配合,她就一张用嘴,深入的时候我能感觉到已经顶入了她的喉咙,退出的时候,她又用小舌添过我的沟沟眼眼,完全不用我的手去按她的头,她就知道我的需要,知道我什么时候想她嘬,什么时候需要活塞,什么时候想舔,这样没持续五分钟,我感觉自己要发射了,还没等我做动作,她猛地向前,把我顶在门上,她的脸整个埋进我两腿的阴毛中。「啊—!」我感觉自己自己肛门有一个东西被顶进来,不由自主的叫了一声,并且由于要排除肛门的异物,肛门不自觉的紧提,这时我感觉自己的鸡巴涨的更大了,接连跳动,不由自主的伸缩,一股股的浓精随着这抽动伸缩射了出去,直射进张姐的喉咙深处。「太爽了!」这时我感觉插在肛门的异物慢慢退了出去,我的身子由于射精有些软,就这样靠在门上回味着,良久张姐才又动作起来,用舌头舔了好久又嘬了几遍才恋恋不舍的把我已经软掉的鸡巴吐了出来。真干净,一点残留都没有。这时我才看到刚才插入我肛门的异物,张姐的中指,不知何时已经戴上了个避孕套,想来刚才就是她插我。这时才有机会看张姐的脸,很周正的一个人,没有化妆,想来十几二十年前应该是个大美人。她张了张嘴,示意我所有的精华都被她吞进去了。我满意的点点头,提起裤子,随她走进房去。

  「爽不?刚才老王给我打了个电话,听说你过来,让我好好招呼你。」张姐察觉到我刚才的激动。

  「还不错,确实没体验过。」我实话实说。

  进到房间,我们一起脱衣去浴室洗漱,张姐的身材真没怎么走样,保养得不错,可说是珠圆玉润哦。

  她蹲在地上,仔细的给我清洗着,沾满浴液的手指不时的插入我的肛门,弄得我又有点兴奋的。

  「这里要好好洗洗,你们平时都不注意呢」,张姐一边说一边手指急速的在我肛门中抽插几下,弄的我连声呼爽,鸡巴又胀大起来,好在刚进门的时候发射了一下,不然在这里都站不住了。

  不能总让别人动手不是,我也有一双手,也不是吃闲饭的。于是我挥动大手,也在张姐身上搓洗起来。张姐的乳房很大、很软,揉起来手感很好,也就是我的手,要是稍微小点的手,都不能握住。在我的揉搓之下,她的乳头坚挺起来,乳头和乳晕都是粉嫩的,这也让我感到很新奇也很兴奋,据张姐说她是这种体质,不但乳头粉嫩,下边也不是黑木耳呢!听到这个我越发兴奋,忙放弃了对上边山峰的控制,转而攻占密草丛生的谷地,张姐的阴毛很多、很长密密麻麻卷曲着,需要仔细拨开才能看到庐山真面,果然和她说的一样,是粉嫩的,两片阴唇微张,内里有丝丝淫液,想来是我刚才揉搓乳房的时候,她也起兴了。我的食指顺着微开的阴唇慢慢插了进去,由于淫液的润滑,毫不费力的尽根没入。

  「你坏死了!」张姐还有点小女儿的姿态,轻轻敲打了一下我的肩膀。

  「这就坏了,那现在呢?」感觉着张姐阴道内的空间,我把中指也一并插了进去,好像还可以多加一点,我的无名指又挤了进去「看来你口味还挺大的,再给你加点。」「啊!不行了,我受不了了!I can not stand」张姐大呼,手抓住我的肩膀,指甲狠狠的向里边扣去。

  应该不是痛,我能感觉到张姐的阴道插入三根手指虽然有些紧,但完全是可以承受的,是兴奋!她阴道内的淫液明显比刚才多了不少。我不理会张姐扣在我肩膀的手指,三根手指一字排开,在她阴道中匀速抽动着,大拇指按在了她已经明显凸起的阴蒂上轻慢的打圈。

  「你太厉害了——You are too powerful」张姐说到,她的腿有点发抖,明显的站不稳了。「你真会玩儿——You're such a geek」我顺势把张姐搂过来,让她双腿叉开坐在我的腿上,空闲的手臂揽着她的腰,从她腋下穿过,再次攻占了山头,这是的山头已经完全硬了,凸挺着,随着我手在她下体的动作,一颤一颤的上下起伏。我的另一只手仍在她下体动作着,感觉着她的淫液越来越多,我手指在她下体抽插也越发的快了,拇指也不在轻慢的打圈,而是使劲的上下揉搓,手指肚上下刮弄着嫩肉,张姐的整个身体随着我的动作颤抖着看样子马上要高潮了。

  「啊——啊——要尿了,要尿呀!I wanna take a leak」张姐仅仅的搂住了我的脖子,硕大的乳房贴到我的脸上,我一张口含住了那硬挺的乳头,用牙齿轻轻咬着。随着张姐的话音和动作,一股液体从她的小洞喷射而出,全滋到我的手心,有一部分顺着手指又都流入了阴道,我的手指在这些尿水中更加疯狂的抽动,传出了啪啪的哗哗的声音,好像日剧中那些着名的镜头一样。

  慢慢的张姐的手不再像刚才一样那么紧紧地搂着我了,我也张嘴吐出乳头,抬眼看她,见她双侠微红,高潮过后慵懒无力的表情一览无余。看来现在的她需要休息。我俩冲了一下身体,她就由我抱着走到屋里。

  和张姐双双躺倒在大床上,空调是早就打开的,我俩这样赤裸的躺着,丝毫没感觉到冷。我的手搭在她的胸上,轻捏着那恢复柔软的乳头,她的手则在我坚挺的小弟之眼上来回摩擦。

  「你英语不错呀!」我回味着刚才的过程,好像这个小姐每句话都用英语重复了一回。

  「现在要与时俱进——advance with the times,这是报纸上说的!」张姐为自己懂很多英语感到骄傲。

  「读书看报就好,那上边写的就都正确?」我反问,不过这么大岁数的小姐能懂这么多英语还真不简单,我不禁想到这个张姐是不是打算出口创汇了。

  「也分事!上个月有个姓孙的城管大队长,就因为太相信书报上说的骗子,把一个当兵的老婆给肏了,结果捅了马蜂窝,让人家拿机关枪给突突了,据说还是当着他家属的面给突突的。」「这都哪儿的事儿呀!」「这都是内部消息,国内没报道,别人翻墙看了告诉我的。」张姐神秘兮兮的四周看看,好像她家的卧式还有人在监视,见没什么动静才小声趴到我耳边说。

  「叮咚——」我正想继续反驳,我的手机响了一声,是微信,本不想看,谁想张姐机灵,起身抬手把我的手机拿了过来。

  「老公,干什么呢?你单位电话没人接,手机有无法接通,我和毛毛正在时代广场血拼呢!等你来呦!这里东西好便宜……还有游行的,他们居然为了摔死婴儿的那个杨跤在请愿游行,你说逗不逗!听说杨跤已经被判死刑,孩子的爸爸杨跤也在被双规之后用鞋带自杀,他们居然又开始游行谴责双规制度……香港人真是没事……」听着老婆发来的微信,看了老婆发来的游行人群大大幅夸张图片,我笑了下,放下了手机没有回信。

  忽然我感到有水滴洒落在胸前,嗯?抬头看到张姐在哭,泪水断线似得落下。

  「怎么了,你?」我问道,「刚还好好的,难道是高潮后遗症?」「呜——呜——」张姐只是哭,没因我的调笑而改变,反而哭的更厉害了,并没有回答我的问话。

  看到这,我不好再说什么,只是感觉刚才没发生什么,难道是她因为我老婆发的信息嫉妒、生气?那就更不应该了,她们干这一行怎么会这样。俗话说「婊子无情,戏子无义」她就是想多要钱也不,应该现在哭呀。

  良久,张姐渐渐止住哭声,说到:「给我看看你手机刚才的信息……」还真是因为我老婆的信息?我打开了信息,递了过去。

  「苍天有眼呀!你们也有今天!老天爷让你们断子绝孙!哈哈哈……」张姐的状态有点癫狂了。

  嗯?难道是摔孩子的那个事情?这和张姐有什么关系呢?

  「谢谢你,要不是今天碰到你,我还不知道他们已经死了,而且死的还这么彻底,儿子都摔死了。」张姐的话很奇怪。

  「他们和你有仇吗?」我借机问道。

  「就是他们害的我成了这样,我本来是个老师,他们几个轮-奸了我,却逍遥法外,依仗家里的权势害的我身败名裂,有家不敢回,只能……」张姐又说不下去了……天理昭昭,报应不爽,张姐虽然没有沉冤得雪,但害她的人却得了报应,张姐也算看到了朗朗的乾坤……看张姐的样子,肯定是不能再给我服务了,这可苦了我这硬着的小弟,怎么办呢?难道让我也去强-奸张姐一回,那多年以后我会有什么下场呢?

     【完】